頭好痛,天真的以為躺下來睡一覺就沒事了。
我得了一種病,一種淚腺過度發達的病,一種無論做什麼事忽然眼淚就會掉下來的病。

真的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啊,
我是不是應該告訴自己就這麼開始放棄這個孩子,
不要想著他是怎麼從自己的肚裡從小豆苗開始長大變成小小樹,
不要想著對他有什麼期待的人格,
不要去想著自己的責任、不要想不要想~
要把太后的話當作聖旨,甚至要膜拜她的腳指啊。
為什麼我就是該死的做不到。

那心裡酸酸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我到底是何苦走進這死胡同,
還是就徹底哭個夠,
無論什麼該死的感情都抽走,
乖乖做個行屍走肉喔。

:)
welcome to my hel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y 的頭像
lily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