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和dave媽談了一小段時間,(漫夜長談好像誇張了一點)
這次的主題是他兒子~dave,
有時我覺得她很不瞭解他,
但她們相處的時間那麼久又怎麼可能不瞭解他。
或許我才不瞭解他!



常常我都聽到他們讚揚他們的另個兒子-d的弟弟h,
即使是現在都常聽到他們在替二個兒子打分數,
常在d的面前說你都不像h一樣怎麼樣怎麼樣。
最常說的也是h怎麼好怎麼好,但一談到d就開始皺眉。
也因此,dave的爸爸先讓反而是弟弟的h先進了公司去實習。
有時親朋好友會有點好像看不下去的叫我勸d,嘴巴甜一點...叭啦叭啦。
但是身處當事的d卻一點自覺都沒有,
他依舊不認為(我想是逃避)h的受寵和他自己本身有什麼關係。

有時我會假想自己是d,
我會很傷心,我會很氣慣,我會想做的更好,我會走自己想走的路。
但這些通通沒有,因為我不是d,
d選了一條最輕鬆沒有負擔卻很黑暗的路,
d放棄了耳朵、放棄了嘴巴,最後連眼睛、鼻子任何感官都捨棄了。
處在魁儡的世界,不必思想,被刺痛的也只是魁儡本身,和他並沒有關聯,
人們的不滿也只是因為操弄上的不順,
也和魁儡本身無所關聯。

很悲哀嗎?
我們都不是魁儡我們都不知道,
對於這一切,
我還是重申那句我最常講的話”自己的人生自己去承受”。
想改變還是得靠自己。
這句話我也鼓勵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y 的頭像
lily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