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午睡前我清楚告訴自己
我要認真的陳述我和你這段感情
並落下一個適切的標題。
然而 在睡醒的這刻 我遺忘了標題 並做了令人發醒思的奇異夢境
最愛探討的潛意識裡或許不想我這樣 但只是個。或許。

夢中和你經歷了好多好多
結論卻是我幫你把到了正妹
夢裡的我 有十分搶手的內心戲
看著她大方美麗的襯著你
我在一切客套之後 退身離去 既掙扎又灑脫
像深夜裡不斷被供應著的大樓電力
有誰在乎大樓本身想不想要那樣的發光發亮
這又是另個論點的問題,不在今天的討論範圍。
這個例子是否本身是否恰到好處,也不是我想討論的範圍。

是的
也許你又看出我在逃避。

那又怎樣呢?!

當我瘋狂的時刻,總是被許多現實因素澆熄。
現在紀錄的這刻,我的確又是冷靜了下來,但我曾經慌亂過。
你會不會責怪我的善變?
你會不會責怪我的不安全?
你會不會責怪我的懦弱?
 
在這報台的回憶裡不完全只是你和我
你會不會責怪我的不單純?
但至少能讓你不再心疼。

唉,想要自殘的這個部份,手卻遲遲舉不起手說再見。
想要果斷的下個段落,卻壓抑到什麼都說不出口,
麻木的 懷疑的 也許我也早就什麼都忘了也說不定。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