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晚之後 

失去的 

不只是 無聲的哭泣

  還有 我殘留的幻覺

連幻覺都消失的夜晚 並不孤單
或者說 對於孤單的幻覺 都 像極了飄泊的綿絮

清晨時 我只是靜靜的躺著
試著想像被剝奪的喜樂
 
〔呼吸 〕

 呼

 吸

連根都拔起的植物註定曬乾在石塊礦野上
照射的 不會只有草莓吧

  自從幻覺離我出走
  這些都不再曾出現在腦海裡

  什麼想念
  什麼喜歡

  全都乾巴巴的枯黃

  硬生生撤防 


  草莓園裡只有
 
     虫.子?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