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 心被箝制

  ╠但大腦是自由的

  ╠歡迎加入y-check2.gif 限時爆彈的行列!!

  ╚以上

看了柳美里的命

如果  未婚生子會是什麼情形呢?

現在的我很幸福。
在愛情的國度裡,我和我的情人相互依屬著。
這種型態的方式及生活
或許可以稱得上是滿足吧!
即使精神及肉體上想念的發疼
我還是呼吸的很愉悅。


即便如此
我仍然在瞬間眩入了柳的文字情感漩渦裡。

談談我所認知的家庭
我深信
一個人的個性塑化什麼樣子
是從小就決定的
即使,有什麼重大的改變
無意所培養的特點
也會在某個無法預測的時刻,莫明,像(氣球)一樣的爆炸。

我們和嬰兒之間的協議,使我們永遠都不會去問這樣的問題:
『這是你自己蘊釀出來的,或是無中生有?』
重要的是在這上面並沒有任何決定被期待。
         -威尼考特<過渡期客體及過渡期現象>

現在所發生的,寄求渴望的,
難道全是小時候產生的移情作用嗎?
我忍不住這樣想。
我們無法透過安排去尋找過去,
過去也不會透過某種訊息或未定的計劃來糾纏我們。
一切的發生,僅僅是一種巧合
柳的爸媽
造就一段心裡無法平復的童年傷痕
如同,柳現在做的?

我看過一段話:
對佛洛伊德來說,過去揭露的是一種反意圖,而這個反意圖是一種沒有完全被壓抑的欲望,一段急於尋求復生的個人經歷,就算是以一種妥協的形式
。但是根據他的說法,欲望並不希望以經歷的呈現這樣的形態被解碼,它希
望的是一種得到滿足的版本。欲望尋求滿足,而精神分析師製造經歷。』

再怎麼怨恨過去的人
總會經由自己的認知安排,造就現在所做的行徑
無意中的為過去做出補償性的行為,
或者殺戮或者遺忘,或者圓融,種種。
過去之於未來
未來之於過去
像是不可破解的複雜連結?
所以,一切就歸納於巧合及移情作用

我在童年的回憶裡只有玩樂
或者經過我的記憶篩選?

現在的我,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充滿不信任感
對於所謂的家庭認知
相較一般家庭,我的確沒什麼概念
或者是如此
我害怕過度緊密的關係
害怕如此甜蜜後的失落
怕習慣在愛裡取暖後那寒冷的冬季

害怕.從有至零

前陣子
媽說過我像陌生人
她說過她 逐漸不瞭解我
  那麼
  (我)
  是誰呢?
肉體與靈魂的關係
就像分別不同的人寄居並彼此依靠著
誰也不打擾誰
在習慣冷血回應的這個部份
我想對於一個生性浪漫渴望溫馨的母親而言
會是一個多大的打擊!

最近,我老了
也在媽身上感受到歲月的刻痕
我看到她
常常會有擁抱的衝動
我幻想她的肉體逐漸枯萎乾涸
我幻想她觸碰不及的靈魂哀慟

我又開始產生了害怕的情緒
所以
開始會在半夜三點巧巧探望她
甚至產生了試探她鼻息的渴望及擔憂

這是愛嗎
即使我有能擁有多久
一切還是會消失

輪迴這件事

總讓我 有點。想哭。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pain
  • 我以前的腦才叫複雜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