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我還能再承受些什麼
像迫不及待吸水卻百般挑剔的海綿
帶點自虐的不安及渴望
現在的這些
使得
走在路上的我
像是浮濫在粉紅油漆裡的小虫
不過
也算值得。

前陣子
經過朋友的同學的哥哥的同事輾轉認識了一個30歲的男人
在我20歲時曾被30歲的男人迷惑過
還記得少女般青澀的模樣
既做作又可笑,萬般的放不開
頭低嬌羞的扭著手指
是一種極度做作的經典代表
但我真的一看到他就被滿滿的喜歡給淹沒啊
完全性的不能自己
像被老虎制約的小白吐
眼神赤裸的連路上小野貓都對我喵喵喵叫不停
我想10歲或許是一個關卡
當時,我對於這樣的差距
的確有著病態的迷戀及想望

在煙霧迷漫的白色罩子裡
我偷得一絲空隙回憶
也難怪會頭暈
是臉上抽動幅度太大?
這時,朋友忍不住瞪我一眼責怪我的分心

回憶歷歷在目
現在的他卻已不是他
我也不是當初的我
像是回憶被褻瀆
這位不知名的男子
穿著不同層次灰階的西裝
筆挺的假相,不清不楚的咬文嚼字
高談闊論洋洋灑灑的樣子
煞有其事的成熟論點
似乎視金錢權力為糞土
卻和我們斤斤計較一頓差7塊的飯

(在餐點結束後這位自許瀟灑自命不凡,像瘋一樣的男子,
還耍了一招我徹底無力的招術,就是故意撥僅響一聲的電話再掛斷,
頭次我好心以為有事,還回撥回去,不但殺了時間,
還殺了國父 孫中山先生,真想揍人。)

過往細節
似乎有點過度渲染
30歲的關卡我想是生銹了!


像錯置了座標

x 30 y 50

x-50 y-30

我在象限裡歸納眼角膜的高傲及不安

或者
真正錯置的人是他呢?

我聞到陣陣咖啡的研磨味兒
更是無法放鬆
這像極了饒河夜市裡拼命叫賣的台市鹹水雞味
而小販流汗的樣子
在我而言
遠遠比眼前這位踩到我的腳卻不道歉
還自以為鍍上一層時尚新貴的浪子
真是來得親切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