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行走.環繞

灰色村莊裡一片死寂
沒有親切的招呼
沒有笑意滿面的熱切

沒有。人。

我和小妹二人在這裡打繞了許久
商議後,我倆是該離開

唯一的出路,路口舖滿碎石及沙
她先走
迎面而來是隻長相奇特的大白鵝
嘴型長且圓潤
牠說了些話,但我完全聽不懂
因為我正處於極度的害怕中
對於有翅膀的動物
我總有無盡的恐懼
小妹很自然的就走過了
我呢 遲滯不前

我看著牠,牠看著我
我往前一步,牠逼進一步

啪啦啪啦振翅的聲音
越來越靠近的鵝嘴
我的神經緊繃,就快到最高點
慌張起來 跑
開始胡亂奔跑一通
牠像是嗅到食物一樣的 追
邊跑邊回頭
我害怕被鵝嘴踫到
而小妹輕鬆愜意的行走
相較之下 我 真像熱鍋上的螞蟻
出自恐懼的心態
一路上我不但跑還四處尋找棍棒
希望可以威嚇白鵝
牠的眼神我看不到
單單一張嘴就快把我視線範圍掩蓋
肉黃色的嘴說話
白鵝說:請帶我去辨視,我要知道我的身分

對我而言
辨視與否根本不重要
就像我總是對自己存著質疑
那麼又有什麼好辨視的

奔跑與追逐
不斷不斷 呼吸喘氣 雙腳就快麻痺
終於見到人群
我奔向他們 求救
白鵝暫時不知去向
我也暫緩我的恐慌不安
 一切靜止
 在我躺向一條柏油路的小徑時
路旁的稻穗尚未成熟 所以是綠色的
路燈昏黃 
有著枯竭的寧靜
趴著 感覺腳的麻木及無力襲擊而來
渴望有人扶持我
不過 並沒有
我爬起 獨立拐走向前
小群眾放著白鵝行進曲
我失去信心
爬上旗桿
看見哀號的牛角

聽說.白鵝不治死亡

我該慶幸卻 難過起來
群眾歡呼說著:今天有鵝肉可吃了
我的錯.我自責
哀慟湧現
不見觀音的慈悲



為何害怕  為何恐懼

回憶  不過是求救訊號

只見得表象 不見得心靈呼喚

我的膚淺 是一種殘忍。



哭泣的抽動 制止不了的悲鳴
這場夢 我 懦弱 的
醒來
悲傷止不了的在眼眶裡旋迴
飛不走
停滯的飛行
像白鵝的求救訊號

我 罪人。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