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父親節!

現在的我亦有種被掌控的恐懼
很想知道是什麼力量趨使一切
但現在形同妖魅的自己
也無法再去求證什麼
那一句話還歷歷在目
輕鬆、毫不費力的刺進要害
並不責怪一切
畢竟螞蟻都有求生的本能
都被架著脖子了
身為-你們-的團員
自然也該承擔相對的責任
但好笑是我還真不知道我的組員是哪位
可我總不能追著受害者逼問
究竟迫害你的是誰
這敵不清友不明的日子是否延續一生
但有種預感
這傷口恐怕是好不了了

還有我不接受愧疚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