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狀的日光燈正垂在床位的斜上方,
燈管上只有幾條電線牽掛整個燈座,
並不服貼於頂上的牆面,約留下5公分的距離,
是便於維修嗎?總之佈滿了灰塵。

這種白色的燈光並不同鹵素燈來的溫暖,
但也不似正常的日光給予的明亮,
發色感既灰又暗,
略略搖晃的,燈影閃爍個不停,
對著四面也斑駁的牆面,果真有家徒四壁的風采。

小女孩蜷曲抱緊著一年四季都不換季的棉被,
對著一面白牆發呆想著學校發生的事,
隔壁班的誰和誰發生了什麼,現在怎麼想都是綠豆大小的事,
沒有風的帶動 光影的變幻從何而來?
剝落的白色油漆,裸露出水泥原有的灰,
為何恰恰好的就像一張張臉譜,
直視著小女孩,凝望著小女孩,
有的冷洌的瞪著她或鄙視著,
彷彿在說 你為何活在這個世界?

你 為 何 活 著 ?

臉的問題不如說 我為何死了

小女孩怎麼答的出鎖鏈般的根生問題
她害怕的翻過身,試圖越過那張張不懷好意的臉。
想以13歲的理性分析無道理的恐懼
她甚至彷彿感覺到臉譜已經剝離了牆面來到她的身後,
攀延她的恐懼,生吞活剝的緊逼著她,
該尖叫嗎?還是起身逃跑?
臉譜撫慰著她的身軀,在她耳畔低語著,
我是你的原生,我能主宰你,年輕的肉體會隨時光腐朽,
屬於的遲早會易主,你在妄想你能控制什麼嗎?
她聽不進任何的言語,
只能隨著忽快忽慢的節奏顫動著。

為什麼感覺如此痛苦的被愛著

沒人瞭解她心裡真實的想法,即便是她自己。
她無法回應這恐怖的鬼魅,更無所適從這因種種而生的羞恥感。
她憎恨身體被開發的情慾反應
她想哭 想咆哮 憤怒幾乎成了她的全部
為什麼是我 這無解的因果關係
全都下地獄吧

創作者介紹

刮腦發泡机 二代

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